如何看待下面的说法

”怎样一次性地将事情做好,从而避免返工和重复?“

”如何看待小孩特别喜欢重复听一首歌,重复听一个故事。而成年人根本无法接受。“

 

 

心理学家认为,喜欢重复做一件事情是年幼儿童共同的心理特点,对孩子的发展至关重要。因为这个年龄的孩子虽然能够再认知,甚至能觉察和补充故事中遗漏的地方,但自己还不能很好地讲述故事,因此,他喜欢“你讲他想”的方式。年幼儿童的认知能力有限,因此只有在不断重复的过程中才能不断发现新的东西,我们认为“没意思”的重复对孩子来说并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每次都有新的感受和体会。

 心理治疗里面会提及一个概念,叫“创造性重复”(creative repetition)。或许我们可以从这个概念里面去尝试理解儿童的重复性需求。

 

引用一篇文章《重复阅读的意义》

这一两年下来,有一个问题始终在困扰着我:不论我如何自控,我始终无法做到真正地对自己满意,真正地勇敢,尽管我已经努力去迎接各种挑战,但真正隐藏在我潜意识背后的恐惧还远没有露面。其中一个恐惧,就是对重复的恐惧。


我想许多人都和我有一个相同的感受,那就是对于读第二遍书的畏惧感。让我读完一本书耐性差不多就已经用尽了,再让我从第一页开始看,简直生不如死。虽说不是所有的书都值得读第二遍,甚至可以说值得读第二遍的书少之又少,但是「能不能克服读第二遍的恐惧」又是另外一回事——我认为每个人都要学会能把书读第二遍的能力。


第一个问题是:我们为什么要重复读一本书?

1、首先我要否定的是那种为了读第二遍而读第二遍的仓促而草草的阅读。

阅读时,该如何静下心来学习? - 张亮的回答中写道:


引自《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仓促本身就是最要不得的态度。当你做某件事的时候,一旦想要求快,就表示你再也不关心它,而想去做别的事。


看书本身就是乐趣所在,所有的成就只是让这种乐趣有了着落点而已。「能够耐得下心来重复阅读」也许对于某些人来说是一种非常诱人的习惯,但它对真正热爱阅读的人来说就和任何字面上的虚名头衔一样,他们是毫不在乎的,就像真的喜欢读书的人,也许会把看过的书本数作为一种乐趣,他们也许会把今年看过的书拿来作一番炫耀,但如果把看书获得的乐趣全部拿走,他们肯定也是不愿意的。

所以第一个要点就在于:不要因为想要急着读完第二遍而毁了读书的兴致,读第二遍的时候尤其要注意这一点——一方面,快是兴趣的杀手;另一方面,虽然书本的内容我们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但是如果不怀着一种平和的心态去读,是收获不了新的东西的,这样我们读第二遍的本意就被埋没了。


2、关于我们为什么要复读书,先生们是这样说的。

朱光潜先生从打开方式的角度说:书要读两遍,因为它们的着眼点是不同的。

读书方法,我不能多说,只有两点须在此约略提起:

第一,凡值得读的书至少须读两遍。第一遍须快读,着眼在醒豁全篇大旨与特色。第二遍须慢读,须以批评态度衡量书的内容。

第二,读过一本书,须笔记纲要精彩和你自己的意见。记笔记不特可以帮助你记忆,而且可以逼得你仔细。各人天资习惯不同,你用哪种方法收效较大,我用哪种方法收效较大,不是一概而论的。你自己终久会找出你自己的方法,别人决不能给你一个方法,使你可以依法炮制。


按照这种思路来说,第一遍的要旨在于全盘接收,不求甚解,做好地毯式理解工作——我们知道,「提早优化」会导致效率的损失,第一遍最好能做粗浅的工作活,这期间我们往往光理解意思都要花费大量的工作,把基面铺好了第二遍才能在熟悉的基础上做更加批判、细致的工作。


3、保持适当的间隔再阅读。

遗忘可以帮助我们防止因为大量的细节而严重减缓自己从相关经历中恢复的进程,并且不让这些细节损害我们头脑中的概括,推断和学习能力。

在我以往的认知中,我总觉得遗忘是有害而无益的,但事实却不然——在遗忘中我们得以抛去繁杂的细节而抓住更为本质的东西。

重拾的意义在于:相比第一遍的一股脑塞进去的囫囵吞枣,在第二遍时先前模模糊糊的东西变成了一些明显的疑问,时间越久,这些疑问就越骨感,我们有了更加明晰的阅读方向和更加锐利的眼光。

此外,正如许多关于阅读的文章所说的那样,重读往往随着年龄和认识储备的改变而发生变化,经典往往是每一次重读都有别样的感受的。所以重复阅读恰恰是要过一段时间再进行,而不是趁着第一遍读完之后的新鲜劲,一方面因为遗忘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是认知的发展。


4、如果重读的目的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达到,也完全可以不读第二遍。

例如,有时候对于零散的一本书,采取「遇到问题再复查」的方式就可以加深对知识的联系、记忆和理解——「重读」毕竟属于「工程浩大」的大项目,可以等到你遇到一本你认为真的非常有价值的书的时候再做也不迟。

特别是对于一些知识密度极低,艺术涵养不高的书籍,重读简直扼杀阅读的兴趣,沦为单纯的时间浪费。所以重复阅读理应自然而为之,不可强求。

 

————————

第二个问题更为实际一点:如何实践重复阅读的习惯?


既然重复阅读有其好处,那么我们如何客服自身的弱点来养成爱阅读的好习惯?


1、习惯的养成通常需要有一个「契机/爆发点」——你真的感受到了重复阅读的渴望、感受到了重复阅读的必要性。

这个契机,在广泛阅读的人中更容易发生,可以想象,当一个人书读得越多,只要他真的热爱阅读,就总会找到一本真的适合自己的书,而当他重新阅读的时候,他又体会到了完全不一样的美妙体验,假以时日就会养成重复阅读的习惯。另外,如上面所说,阅读不能快,一心想要读完是感受不到阅读的乐趣的,那样这个契机就总是漫漫无期的了。


2、我对习惯之养成的见解。

一开始我认为,习惯的养成一定「不能停」。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长跑的过程中不能停下来,但我知道:当自己停下来了我就再也跑不起来了——重新启动需要更多的挣扎和痛苦。

我发现习惯的形成也具有这样的特点:凡是你刻意想要达成的习惯,总不免麻烦,总不免有一种想要停下来的冲动。所以我怕自己停下来,我怕自己停下来就再也无法继续从前的习惯了。

但在我以往的文字中,我有一个错误的见解:我总希望可以没有痛苦地达成我想要达成的东西,不论是优化还是接受。但我忽视了一点:接受本身就是最大的直面痛苦的方式,我不知道的是,任何优化都离不开对痛苦的接受——我们无法消灭痛苦的存在。

另外,经常地把眼光放在做事的痛苦上很容易陷入非常狭隘的境地:如果你跳出关于痛苦的计算问题,你会发现——哪有那么多不能接受的痛苦,为什么非要小心翼翼规避痛苦,好像习惯真的是什么天下间最难的东西似的。

或者说,此时的我只是表面上接受了痛苦,想要解决痛苦,但根本上还是怕痛苦。

接着我的心态进入了另一种境地,我发现了一种更为高级地解决这种困境的方式:把重新启动的痛苦视为常态——哪怕我在一个间断丢失了某种习惯,只要我接受重新启动的失落感,那便也没什么。

我对痛苦的思考越多,我发现解决的方法越简单:到最后你根本不用思考那么多,你只要做的只是——"熟悉"那种「硬着头皮做事的感觉」,然后在心里牢记那种感觉,每次当你感到隐隐害怕觉得不想做的时候,在心里调出那种感觉,照着做就行了。


但虽然我知道了这种感觉,我还是希望自己不要沦落到这种地步,很多时候我仍然会选择「不要停」的方式来避免重新启动的痛苦,但具体怎样,只要能解决问题就行了。进化的方式也不一定优于土办法。


3、一些忠告

在我前面的段落讲到,快是体验不到乐趣的,只有慢悠悠地做事才能体会到真正的沉浸、专注,而不是老想着做完。

但事实是,不论你多么用心地看书,仍然会觉得不舒服,特别是当看第二遍没有很大的收获的时候。直到一天我领悟到了一个很深刻的道理:任何深刻或者有突破的思想,都要承受一点点痛苦——就好像做了一次运动,身体不免要承受酸痛,但仍然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哪怕在之后有成就的欢乐、回味的甜蜜,掩盖了前进路上的痛苦,但痛苦性贯穿于深刻始终,或者说,美妙与痛苦混杂着的感受。

「无痛苦之快乐是虚浮的」

阅读也是这样,仅仅抱着一颗从阅读中寻找快乐的心情是不够的,还要有一颗承担痛苦之决心,仅有前者无论如何都不会带来实质性的进展。

进步的本质就是一种「辩证的」痛苦之快乐。